小人爱才

张三李四那点事2

试炼

“师兄!师傅!吃饭了,别再练功了”张三边做菜边呼唤家里那两只武痴。

一边吐槽师兄种种缺点,一边熟练的摆菜上桌,收拾家务。

“哇,好香,谁能娶到你,真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呀!”门上不知何时倚着一个人,张嘴就是调戏张三,还大大咧咧坐椅子上。

张三简直要被这人气死,只见张三气得对着来人翻大大的白眼,盛菜的盘子就朝着来人的脸甩去。

“老子是男的,不是娶,是嫁才对,你个逗逼师兄。”

“唔,对,嫁…麻利地开始吃吧!我饿了…”李四不慌不忙一手接住张三甩过来的盘子,菜还一点没弄出来,腰间的铃铛晃都没晃,嗯,下盘贼稳,武功极好。

张三努力掩饰自己的心跳,快点吃吧!虽说李四的武功高,但是李四腰间的铃铛他志在必得,所谓江湖险恶,菜里下点蒙汗药没问题吧!

“唔!你们的感情一如既往的好呀!为师很欣慰!”摸摸自己的胡子,师傅一边感慨弟子们的和谐相处(大概),一边麻利的坐椅子上准备来吃。没办法,小徒弟做菜很好吃。

“哼,我和他感情才不好呢!”张三眼睛诚实的往上翻,手不随心地给师傅和师兄盛饭,照顾二人。

“对对对,师弟说的都对”李四的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,完全不给师傅面子。

可惜师弟完全没打算领情,瞧都不瞧李四一眼。“吃你的饭。”

李四笑笑,除了眼睛盯着张三至少一秒,却什么都没说,听话的拿起筷子夹起青菜,眼看要吃到嘴里,却又像想起什么,放下来,转头和师傅说起了武功上的一些问题。

张三要杀人了,眼看就要成功了,闹这样心跳一上一下多磨人,他都要怀疑李四知道他下药了。

直到李四看到师傅扔了个白眼给自己,认真的吃饭吃菜,明显没事的样子,李四都要怀疑张三没下药进菜里了。

张三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内心狂吐槽,李四是不是傻逼,菜是爱吃的,要吃就吃,闹这么幺蛾子好玩吗!混蛋,给老子吃呀!

张三等不下去了,与其被动束手束脚,不如主动出击。他平复自己激动的心跳,作出一副平常的样子问道:“师兄,你是不是脑子有坑?”

“不好好吃饭聊什么武功,等菜凉吗!还是说你怀疑我下药菜里,质疑我的人品呀!”张三在试探,也是激将法,李四的表现太可疑,张三不放心。

李四打赌,要是他接不好张三的话,之后可能无缘于张三的手艺,照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张三的表现有鬼,饭菜一定有问题,虽说好奇师傅为什么没事的样子。

“不可能的好吗!我吃还不行吗!毕竟我们还是师兄弟,你不可能为了个试炼铃铛给师兄下药吧!”李四神色自然的喝水,美名其曰,有利于消化。

其实那是能解百毒的解毒水,慢条斯理地跟着师傅夹菜,余光看到张三目光随着自己的筷子移动,面色紧张,内心一定狂吐槽,超可爱。

等到李四他把筷子有意无意略过一道菜时,张三的心跳都大到不用细听都听的到,张三还不自知,李四都要笑了,太容易懂了吧!可爱的犯规了呀喂!

那是一道麻婆豆腐,师傅不爱吃辣,李四无辣不欢。武功上打不过,除了下药,这小师弟估计就没别的办法了吧!为了能完成试炼下山,也是拼了。

可惜呀!

李四分析了张三的性格,药房中有致死的剧毒,也有使人昏迷的蒙汗药,推出张三不可能毒他,那下什么药对人体无害,又能限制人的行动呢?

蒙汗药!

为了不使师傅吃着吃着昏迷,让他看出破绽还只下特定的菜肴里,怎么能这么可爱!只是棋差一招。

猝不及防,李四的脑门被师傅赏了个板栗,“好好吃饭,我看你师弟说的对,脑子确实有坑,想个什么呢!”

图给李四留下转身的背影,扬长而去,师傅吃完饭了!

师傅果然是宠着师弟的,李四的脑子变得混沌,哎!奇怪,中了蒙汗药!!!自己明明是喝了解毒水又没吃麻婆豆腐,吃的都是师傅夹过的菜,怎么回事?

李四趁着自己还有神智,运行自己的内力,保持神智清醒,又接着桌子的掩饰大力捏自己的大腿肉,双重保险,然后将计就计演自己晕了过去。

张三保持吃饭的姿势不动,他很怀疑李四骗他,(主要是李四吓着玩他很多次)但是又觉得李四不可能知道他的计划,放下碗筷。

张三行动了。他小心翼翼地用食指戳戳李四的帅脸,看见李四都没有动静,安心了。

李四平时自恋到不行,最宝贝自个的脸,这都没跳起来,准是中招了。

让你平时欺负我,活该了吧!张三愤愤地戳李四的脸,难得放倒李四,虽然是下药,但也够他嘚瑟吹一年了,憋不住的话像豆子一般哗哗的吐出来。

“你这自大狂,没想到吧!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还是你教我的呢!我知道自己控制不住紧张,你肯定会偷偷观察我的表现,以前你就爱笑话我……”

“你爱吃辣,我干脆假装只下药在麻婆豆腐里,可所有的菜我都下药了,你肯定好奇师傅为啥没事,因为我在师傅和我的饭里下解药了呀!笨蛋,傻瓜”

“你都不对我设防,我早就把你的解毒水换成凉开水啦!超级讨厌你,最爱欺负我,报应了吧!后悔了没,叫你不对我设防。”

张三说着说着,又生气地扯了李四的耳朵,他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,近距离看了李四的脸,俊郎帅气,下意识用手扯了李四的脸颊,嗯!丑了,忍不住笑了!

弯腰伸手要摘下李四腰间的铃铛,手还没碰到铃铛,就被一个宽大又温暖的手捉住,温热的气流拂过张三的耳朵,戏谑地声音响起,“师弟想对师兄做什么呀!我们还没成亲,这样不好吧!”

张三的脸红透了,蔓延到耳朵,像烫到一般快速地挣开李四的手,转头恶狠狠地说:“师兄,你个脑残,才不是成亲的问题吧!我才不和你成亲,不对,你怎么没中招!”

没想到,张三的这一转头,张三的鼻尖和李四的唇碰在一起了!时间就像定格。

温暖的阳光照进这不大的屋子,打在二人的脸上,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眼睛挣得大大的,非常有神,站在椅子旁弯腰的男子像被定住一样,脸和猴子的屁股有的一拼。

最后是张三推开了李四,屁股撞到桌子也不管,直接跑了。李四被大力推开,连人带椅被推倒摔地上,还是一脸懵……

李四迷迷糊糊的爬起来,扶好椅子,收拾饭桌,出门用轻工追上张三,确认张三只是脸红在房间洗脸,没什么危险,才回了自个屋子。

什么嘛!心为什么跳这么厉害!虽然是个意外,但这次李四第一次亲别人,李四打坐在床上,回想到张三火红的脸,要负责的吧!这都非礼了吧!

谁能想到,平时最浪言浪语的李四骨子里如此保守。

“李四这个混蛋呀!!!!”张三忍不住对天大吼道。

害自己心慌意乱,想到李四平时的言行,张三决定睡个中午觉,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自己可能病了,睡下就好。

等到下午饭时,张三看到收拾好的桌面,嘴角忍不住上翘,冷静的做好了饭菜,也不管其他人吃不吃了,接着自己去后山练剑了。

身为师傅的王五很无语为何饭时没有两个徒弟的身影,不过还是很心大的吃完就走,练功是最重要的呀!

等到李四思考完如何对张三负责,这样那样完,肚子饿了,出来才发现天黑了,不敢去调戏师弟,饭桌前找找吧!满意得看到留着自己爱吃的菜,李四吃好收桌,愉快地回房练功。

今天一天过去,谁都没留意到试炼任务,铃铛,莫名的悲伤。

铃铛:老子不该是试炼篇的主角吗?戏份这么少,虐待呀!










张三李四那点事1

从前,在无名山上有个山庄,庄子住着三个人,好吃懒做的师傅,自称剑圣;偷懒耍滑的师兄,自称剑魔,苦逼可怜的师弟,被师兄称为呆子。

三人和平的相处着,师傅,王五,负责吃饭,练剑;师兄,李四,负责坑蒙拐骗挣钱养家和欺负师弟,练剑,指导师弟练剑;师弟,张三,负责洗衣做饭干家务伺候一家上下和被师兄欺负,练剑,被指导练剑。

我们的主人公正是师弟,

嗯,一如既往的和平的一天呢!个鬼呀!

张三又一次在夜晚愤怒了,对着天,对着地,逼逼叨师傅师兄的种种恶行,主要针对师兄李四的指责,小声地,张三打不过李四,不过不妨碍他编排李四。

这是他一天最快乐的时光了,在张三眼里,自己是恶势力被压榨的小媳妇,师傅是米虫,李四是害虫,20年来的压榨是时候改变了。

张三握紧了拳头,师傅说,若是想出师,能得到李四腰上的铃铛就行,张三相信明天一定要抢到李四腰上的铃铛,山下不一样的江湖还在等着他呢!

夜晚的风总是凉凉的,张三日常吐槽,李四那丑逼还是贱贱的,安心的收拾收拾睡了。

张三没注意到,离他不远的一棵树上,有个人悠闲的躺着,若是有小姑娘看到,定是要羞红了脸的接近,身形修长,五官俊美,浓眉大眼,可惜眼皮总往下掉,像是睡不够似的,少了精神气,穿的是世家公子的打扮,却不失简练朴素,腰上挂着一铃铛,风吹铃铛恍却不闻声响。

可惜没有小姑娘看到羞红着停留,也就没人看到树上男子嘴角恶劣的微笑,以及听见那男子的低语——“师弟,还真是,一如既往地可爱呀!你在背后对师兄如此赞誉有加,师兄有必要好好满足你的期待呀~”

眨眼之间,几个起落,再不见树上之人,仿佛黄粱一梦……

没错,那厮正是李四,好看的皮囊,腹黑的心,为张三默哀~~